[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] 【第一屆【獨立書店(圍爐)表揚獎】

全文:https://hkbookstoresweekly.wordpress.com/2022/08/05/indie_bookstore_prize/

【第一屆【獨立書店(圍爐)表揚獎】(2021-2022年)】將於8月7日截止投票:
快去投票!!:https://forms.gle/bf3W6UszvasznUAv5


此奬之設立,原為「表揚」那些旨於「為讀者營造一個充滿人文氣息的閱讀空間,讓愛書人互相交流」或「在自己的主題範疇擴闊讀者群」的書店。說來各大獨立書店對社區產生的影響,是有目共睹的。雖也是一種「圍爐」,這個「爐」一點也不小,甚至可能是整個城市。


這次我們將會談談獨立書店與讀者的互動,對獨立書店的期待等。首先大家不妨看看繪本童樂 Kadey Jadey介紹的繪本《呼嚕呼嚕的書店小貓》。作者吳欣芷透過繪本中成為書店店員的小黑貓,表達她對理想書店的看法﹕展現多元、能讓你感受世界、促進人與人的包容相處。七份一書店@集成中心 @1.7book.wanchai (Humanimal) 則介紹作家西西的《動物嘉年華》,書中的動物既互相獨立,又亦佔有作者心中一份牽掛,就像香港獨立書店既互相獨立又互相連結、依偎共生的特質。

這樣說很美麗,問題該做甚麼才能培養出這種氛圍﹖當中對待客人的態度很重要,但店員受到哪種待遇,他們也就願意以哪種態度對待客人。獵人書店 hunter.bookstore透過小國士朗在《​​會上錯菜的餐廳》所講的,老闡對員工有同理心,容許他們出錯,雖然書中說的是餐廳,但書店也值得借鑑。七份一書店@wontonmeen @1.7book.wontonmeen (岸久書店) 則透過解讀松浦彌太郎的自傳散文集《最糟也最棒的書店》,告訴我們一間好的書店老闆,必先要跳出社會為我們劃定的生活方式,活出自己的人生。

從理想層面看,像松浦彌太郎那樣跳出社會要求我們生活的方式,建立自己的書店,很自在,但畢竟只是個別例子,更多從事文創事業的人,皆難逃拮据的命運。序言書室 Hong Kong Reader介紹德雷西維茲的著作《藝術家之死》。作者講述大部份與媒體有合作關係,但稱不上家傳戶曉的作者或文創業者的生活狀況,認為除非不用為三餐發愁,否則難以捱到名成利就﹔故此「圍爐」也是對於芸芸在書店業界浮沉的朋友,予以及時的鼓勵。

《藝術家之死》沒有為藝術家的困局提供辦法。然而艺鵠ACO介紹友善書業合作社出版的《閱讀的島第14期:書店美學》,卻彷彿告誡我們,實體書店之美,才是獨立書店仍能傲視網上及連鎖書店挑戰的原因。書店的存活並非單靠一己才智,而是靠書店中人與書、人與人的關係,以及知識的傳遞,這是比硬件更重要、更珍貴的資產。亦只有不卑不亢地理順書店、讀者和圖書的三角關係,才能讓獨立書店經營下去。

最後說說一位傳奇的書店老闆﹕她是一位美國女子,在一戰結束後遠赴巴黎,開辦一間對二十世紀文學影響深遠的英文書店,讀者可在店內賒數借書,她幫作家出書,為作家文友提供貸款,她亦因為積極推動現代文學事業,而在納粹佔領期間被拘捕。她就是開辦「莎士比亞書店」的雪維兒.畢奇(或譯席薇亞‧畢奇)。這次有兩間書店介紹關於她的書,解憂舊書店 The Book Cure介紹她的自傳《莎士比亞書店》,小小同渡館 littlelittle_books介紹羅伯特‧博利格的繪本《席薇亞的書店》,順道交代莎士比亞書店的位置,當年畢奇開辦書店的緣起等,對瞭解這位獨立書店的獨奇人物,大有幫助。

序言書室 Hong Kong Reader﹕威廉‧德雷西維茲《藝術家之死﹕數位資本主義、社群媒體與零工經濟全面崛起,21世紀的創作者如何開闢新局?》

這是個需要圍爐、應該圍爐的年代。所有心懷理想的人或多或少會受到挫折。我們至少能夠做的,就是聚在一起,互相打氣、鼓勵。這也是「獨立書店(圍爐)表揚獎」的重大意義。我們找到同伴也找到動力,也大聲向所有懷憂的香港人表示,在愁雲慘霧中,還有開心起來的機會,還要把握那一點點真誠的喜悅。

《藝術家之死》也應該如是看。此書找來幾個美國文藝創作者的案例。雖然不是頂尖的人物,但許多已經在頂尖的媒體及公司有合作的經驗。地位上,他們與家傳戶曉的創作者有距離,但經濟上的距離卻更遠更遠。他們沒有穩定的收入,害怕進入需要經濟承擔的家庭生活。甚至有人表示未來都要睡媽媽家中的沙發。一個殘酷的真相是,許多成名的文藝創作者,他們能捱到成名的一刻,因為他們很長時間不用擔心生計問題。

本書也有用充實的藝術家就業數據,證明藝術家的生計的確更浮動更沒有保障。許多人可能以為現在是藝術創作最民主化的年代,創作成本無限降低。但另一邊的事實是,藝術家能獲取的報酬也同步下跌。當攝影師可以用iPhone創作,買少一些器材的同時,他還是要考慮衣食住行的開支。

設計師、繪圖師,被要求免費創作以得到「曝光」的迷因已是人盡皆知。但現況沒有改善,而只有變差。

究竟怎麼會走到這個地步?我們又如何走出困局?坦白說,本書對這些令人沮喪的局面沒有太大的建議。但最後提到,藝術家的互助,的確產生了一些作用。在這個艱難的時代,令更多人了解事實,將會是改變的開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