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集《閒物廢歌》由石磬文化出版,輯錄詩人池荒懸2016至23年間沉澱所得的選詩,並由著名評論人鄭政恆和洛楓撰文導讀和評述。詩集分為三輯:「螟蛾奔噪」、「閒物廢歌」和「沿海乞風」。命運、遊蕩、香港、閒物、家族、塔羅、音樂等都是與本書相關的關鍵詞。

⊶ 預售 ⊷
定價: $130  預售價:$105.00
出版日期 :預計2024年3月
預購選項 :「月球」精裝 或 「燈塔」精裝(限量)
預購連結:https://forms.gle/fDCnBwcefxTDEoidA

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

閒物廢歌 cover 130x190mm AW final 1208
⊶ 作者簡介 ⊷

筆名池荒懸,舊署西草。香港詩人、文學活動策劃人、獨立出版人。著有詩集《閒物廢歌》(2024)、《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》(2015)及《連花開的聲音都沒有》(2011)。
石磬文化社長。香港文學生活館理事會成員。文學創作班主持和導師。文學獎項評審。利物蒲大學管理學博士。曾任網絡開發相關的全職工作。(IG: @keithliu220)

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≁
⊶推薦短評(按筆者姓名順序) ⊷

池荒懸的詩很有音樂特性,詩句往往織造起伏、連綿或斷裂的節奏,用「心」來朗讀的話,詩如歌,給人脈搏舒緩或跌宕的感覺,這源自詩人跟音樂長期相處的關係……池荒懸似乎是一個喜歡在城市散步的詩人,許多詩都彷彿寫在路上,邊走邊撿拾街景的事物,構成詩的風景畫,事物隨思維流動的方向排列,像〈五金暗閃〉(寫五金店)、〈樹〉、〈欄杆〉和〈油街/赤柱/香港——訪油街實現白做園有感〉等等,都像一首一首的都市民謠,在紛亂的現實裏搖曳樸實的曲風。
——洛楓(作家、詩人、文化評論人)〈城市的墓志銘與風景畫:讀《閒物廢歌》〉

大約在《秋螢》(復活號)最後一期見過西草這個名字,後來他與其他詩友同儕辦《聲韻》,並改了另一個筆名池荒懸。隨著更多閱讀他的作品,彷彿也更明白這個筆名的意義:池荒懸,好比一個池子乾涸了,並且懸在半空。
《閒物廢歌》是他第三本詩集,也是第一次以池荒懸這個筆名發表的詩集。鄭政恆在序中認為池荒懸承襲馬覺的意象詩風格。筆者認為讀者更應留意傳統國樂和詞曲對詩人的影響。除了用字凝煉,語調冷峻外,傳統詞曲的節奏感也是值得欣賞的一面。此外,詩句中也洋溢著音樂感。
《閒物廢歌》表面以不同物事諷喻當世社會,作者並沒有發洩憤懣,而是透過低沉的語調訴說世態。雖說是諷寓,但作者並沒有停留在怨的層面,《閒物廢歌》有時令人想起〈古詩十九首〉或建安風骨,它所關懷的是,人的去留、家族的漂泊。雖然我們的生活仍維持著門面,沒有戰亂或餓荒的煎熬,但人心的無根狀態是難以療癒的。
這方面,《閒物廢歌》並沒有提供答案,只有靜觀,靜觀周遭的生靈、親人、眾生。這些詩或許以政治的憂思發端,但當讀畢這些詩作時,我們或會發現不一樣的事物:因為詩正是一種純粹的發聲,而且它只發現事物,而不控訴。
——彭依仁(詩人、評論人)

《閒物廢歌》沒有《海灘像停擺的鐘一樣寧靜》獨特的結構安排,而比較明顯的變化,就是意象更獨特,往往令詩作語言更陌生化,但池荒懸當然能夠寫出平白、本土和生活化的作品。《閒物廢歌》中,有不少音樂的指涉,以至於2019年前後社會狀態的感受,《閒物廢歌》著力的命題是漂泊與安居、去或留,這是當下許多香港人心頭中的大石。
——鄭政恆(作家、詩人、影評人、書評人)〈留下,或離去:序池荒懸《閒物廢歌》〉

池荒懸一直堅持的前衛詩取向,終於不得不和粗礪的政治現實碰撞的時候,必然地刮出了異常銳利的聲響。然而在低氣壓的籠罩之下,銳利混雜了鈍擊,竟孕育了黑火藥一般的能量。
在「留下來」的詩人中,這樣做的詩人是最困難的證物保存者。幸運的是,樂感依然是他的滑翔傘,讓他無限接近荒地上的瓦礫而不被牽絆、摧殘。
這樣的詩充滿了反光與潛影,就像他的黑白攝影的微妙色調。讓我們隨之想像另一個「現實以下主義」的香港。
——廖偉棠(作家、詩人、評論人、攝影師)

閱讀池荒懸的短句繆思,除了覺著爽之外,也遭受他文字總要往夾縫、縫隙裡漂啊、泊呀、奔流呀,搞得戚戚的。當然還有,那些事先張揚又突如其來的磚頭、玻璃、鐵馬、欄杆、催淚彈、熏眼嗆鼻的煙幕,在廣場,在街道,使人禁不住……,在詩的弧度又回流。出世橫空,入世的玩失踪。池荒懸是對的,詩不是表白,歌本來就沒有套路。此時此地,閒廢讓人謙卑。
——羅貴祥(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教授及系主任、詩人)